偷偷

咸鱼

[APH/英米]大海

  本来是想写英米的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扯到了小孩子。也不知道算不算是英米了
而且一直很想写海英和子米一起出航,但是还是不知道怎么回事变成了现在的兄弟俩的没什么意义(?)的普通日常。
就随便看看吧反正是乱写的,bug估计也很多。

——————————————————————

      “亚蒂——。”

  听到那略显稚嫩的声音呼唤着自己的名字,年轻的船长停下正在与船员进行的交流,转过身子看向在甲板上跑来跑去,难以掩饰一脸兴奋的小男孩。
      “小心一点,阿尔弗。”他露出一个笑容,呼唤着孩子的名字嘱咐着,即使他不是很确定阿尔弗雷德是不是真的听见了他的话。

  
       阿尔弗雷德的眼睛闪闪发光,映衬着蔚蓝的大海显得如同两块晶莹剔透的蓝宝石。闪烁着喜悦与满足的光芒,第一次离开自己所熟悉的草原,但那份陌生感因为有了亚瑟的陪伴在路上早已消失,现在他只想尽情地欣赏着海上的美景。亚瑟柯克兰看着他的小男孩全然不顾微微颠簸的船身,像一只小兔子左看右看的样子忍不住笑出了声。或许是不忍心让他年幼的殖民地在此时扫兴,又一次注意安全的提醒在抵达喉咙口时又被他咽了回去。只是眼神依然追逐着上窜下跳的小孩子。
 

  或许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壮阔的景象——至少对于阿尔弗雷德来说是第一次,要知道他一直想要跟着亚蒂出航呐。亚瑟之前总是以“你还太小,可能会遇到危险。”这样他已经听了无数次的话来拒绝。所以每次遇到这种情况,阿尔弗雷德又气又急但是毫无办法,凶巴巴地对着亚瑟呲牙咧嘴的样子让人忍不住想起了生气的小豹子。“英雄才不会害怕这种吓唬小孩的东西!再说你在身边还有什么危险可以惧怕呢?”当然后面一句阿尔弗雷德并没有说出口,他只是对着露出一脸无奈的亚瑟吐了吐舌头随后嘀嘀咕咕地转身回到房间生闷气。有时还会发泄般地将整洁的房间搞得乱七八糟,亚瑟只能认命般地为他收拾残局再在小孩子不情不愿下进行一番长长的说教,直到阿尔弗雷德乖乖认错。

可是这次他可是恳求了好久,在因为自己意志不够坚定而并没有成功的绝食威胁和软磨硬泡就差抱住亚瑟的大腿的情况下他的愿望才得以满足。至于当时的情景,阿尔弗雷德算是一辈子也不想回忆到了——端端正正地站在亚瑟面前,以少有的严肃语气一连串地做了好几个例如再也不会淘气或者浪费食物这样幼稚的保证。

 刚刚上船时,扳着指头数了好久的阿尔弗雷德总觉得自己亏了很多。鼓着脸一脸不满意的小表情很快被亚瑟发现。..他可不会承认其实被摸摸头之后很开心的事实。为了掩盖他离亚瑟坐的更远了一些,这样的小别扭在平时并不少见。在他偷偷抬眼望向自己年轻的宗主国时果不其然收到了一个宽厚的笑。...真是像极了被兄长宠坏的淘气的弟弟。阿尔弗雷德别扭地不愿意承认这一点,虽然在心底他还是打心眼的认同英国的确是一个优秀的哥哥。

      小小的波浪过去后,海面再次恢复了平静。阿尔弗雷德踮起脚尖向着远方望去,初次的新鲜感慢慢消散,取而代之的是从未有过的舒适。海风带来清新又夹杂着淡淡咸涩的感觉,同时吹拂得他感觉脸上痒痒的。阿尔弗雷德这时才理解了亚瑟每晚给自己读故事书时偶尔提到的“大海”真正含义。这种一眼望不到边的宽阔和在北美大草原上的一望无际却有一些微妙的区别。小孩子歪着头仔细对比着感观,但却怎么也想不出来不同点到底在哪里。年轻的船长看着自己的小男孩眯起眼睛一脸若有所思,似乎是怕他有些无聊便走过去坐在了他的身边。立刻,属于阳光的金灿灿的温暖便从某个小小的团子周围散发出来,直到包裹了他的全身——当然这只是亚瑟对于阿尔弗雷德一个笼统的、大概的,或者可以说一个不那么准确的比喻罢了。但是他不得不承认阿尔弗雷德就像一颗小小的太阳那样暖洋洋的。

  亚瑟忍不住侧头打量专心致志数着天空中的飞鸟的阿尔弗。海鸥的数量太多或是飞行速度太快,阿尔弗雷德数了几遍都没有确定一个准确的答案,他干脆伸出手指一只一只地耐心地点过。亚瑟注视着他随着身体的转动而微微晃动的胳膊和裸露在外面的双腿——那上面还留着一个没有完全消散下去的伤痕,那是上一次在奔跑过程中阿尔弗雷德无视了亚瑟的叮咛而收获的代价。亚瑟微不可见的蹙了一下眉,他真的很不希望这样光洁的皮肤上留下刺眼的痕迹,但庆幸的是不是很严重,大概过几天就会完全消失。

  大概是终于数清了,阿尔弗雷德满意地弯下了一直坐直的身子,双腿前后轻晃着。随着他弓起背的动作亚瑟清晰地看到了他肚子上微微颤动的一点点赘肉。亚瑟努力憋回了差点出口的笑声,开始思考自己最近是不是给阿尔弗雷德的伙食有些太好,眼神却不受控制地继续瞥向小孩子的肚子。
  阿尔弗雷德肉乎乎的小肚子让人不由得联想到亚瑟精心为他布置的小床上的大号柔软团子。每次为睡着的小孩盖被他踢到一边的被子时亚瑟都会忍不住将手伸进他的睡衣里,轻轻揉那么几下——那可真是太治愈啦。当然在做这种事是亚瑟都会小心翼翼、轻轻悄悄的。如果弄醒了阿尔弗雷德并察觉到他的动作,那么他的小朋友一定会发怒的。

  ——一提到这个亚瑟又想起了小男孩在发脾气的样子。金色头发的小豹子瞪起眼睛,挺着腰板儿站得又直又端。脸颊气得微微泛红,一双湛蓝的眼睛饱含着委屈与不满。水汪汪地仿佛马上就能挤出眼泪。就连眼睫毛上都似乎挂上了几颗摇摇欲坠的泪珠。但是倔强的小孩从来不会当着自己的面哭出来,可就是这样一副仿佛受了天大的委屈的小表情却次次让亚瑟退步。只要阿尔弗雷德用他盛满水光的双眸紧紧盯着他,亚瑟就只想把他看上去可怜兮兮的弟弟抱在怀里好好安慰。不过大多数时候阿尔弗雷德还是保持着一脸灿烂的笑容,无论做什么事的时候。总会让亚瑟觉得他对周围的一切都很感兴趣并抱有尝试的心态。

  亚瑟思索着有关阿尔弗雷德的一切,从他的脑海里将任何有关这个小孩子的事情全部搜寻出来再仔细回味一遍。就连阿尔弗雷德趁自己不在家偷吃糖果而失手打碎糖罐和他第一次玩积木时花了一个下午拼好一个看上去非常华丽的城堡这样的小事亚瑟也记得一清二楚。

  太阳一点点地滑向大海的尽头,天空也慢慢地暗了下去,直到夜风温柔地吹拂着亚瑟的发丝时才反应过来已经到了这个时间。他抱歉地转头看向一直没有发出声音的阿尔弗雷德,却意外地发现他并没有睡着,而且呆呆地托着下巴望向远方不知在想些什么。虽然十分不忍心打断小孩子的思考,但是看了看昏暗的天空亚瑟还是犹豫着伸出手揉了揉阿尔弗雷德的金发。

  “该回去睡觉啦。”

  “我不,我还没有看够。”

 意料之中的回答。亚瑟这样想着站起身来活动了一下坐了一下午而有些酸的腰和腿。半是玩笑半是恐吓地在阿尔弗雷德耳边故作神秘地开口。

  “在大海上不睡觉的小孩子会被大鱼吃进肚子里的。”

  阿尔弗雷德本也已是哈欠连天,刚刚只是因为对于亚瑟突然的动作而有些不满所以下意识地顶撞了一句。现在亚瑟这样说反而让他较起真来。立刻以“骗小孩”的说法反驳了几句。亚瑟看着挺直腰板双手抱臂一副得意洋洋的小孩子倍感无奈,但以往的经验告诉他如果继续这样开玩笑阿尔弗雷德只会得寸进尺。于是他蹲下来把阿尔弗雷德拉进自己的臂弯里压低声音威胁。“不听话的小孩子会被惩罚的。”为了表示自己的认真他故意摆出一副严肃的样子,右手在小孩子的后背上抚摸了几下便滑向下方某个部位并隔着裤子上拍了几下作为警示。

阿尔弗雷德立刻不作声了,他小心翼翼地抬眼看着亚瑟的表情企图辨别他是否真的生气了,但发现找不出一点点破绽后只好垂头丧气地乖乖站起身向船舱走去。到底还是个小孩子 ,亚瑟叹了一口气。将阿尔弗雷德安顿在床上后才重新换上笑容,在看到他的表情变化后阿尔弗雷德明显地放松了绷紧的后背,像往常一样缠在亚瑟身边要求着睡前故事。

............
........................

  “....最后,小精灵们幸福地生活在了森林里。”

  亚瑟读完最后一句,将书合上放在一边的小桌子上才探过身子去看阿尔弗雷德。

  “....还是英雄拯救世界的故事好听。”眼睛紧闭早已意识模糊的小家伙咬着自己的右手大拇指,在半醒半梦间轻声嘟囔着,翻了一个身面朝着里侧便不再有动静。

  这样的姿势有点麻烦啊..。亚瑟皱起眉又叹息了一声,但是每天例行的晚安吻早已成为他的习惯,还记得有一次因为有事不得不在将阿尔弗雷德哄睡着后就急匆匆地赶回英国,没有睡前故事当然也遗漏了晚安吻。那一晚上他辗转反侧怎么也合不了眼睛。于是只好在下一个晚上将昨晚没有完成的任务进行了双倍补偿。在比平时要早的时间就被抱上了床,迷惑不解的时候突然被吻了两下的阿尔弗雷德有些惊讶,眨巴眨巴眼睛望向似乎与平时有些不一样的亚瑟,用眼神征求着原因。但亚瑟只是揉了揉他柔软的金发拿出故事书阻隔了他好奇的视线。

他把手里的灯放在桌子上,小心翼翼地用胳膊撑着床沿向前俯下身子。虽然亚瑟自己总把这件事当做任务来完成,但是每次接触到阿尔弗雷德柔软的脸颊或是额头时他的心里都十分幸福和温暖。他在尽自己可能地给予他的小太阳全部的爱和关怀——这也是他最乐意坐的一件事。

  现在他的北美小太阳似乎做了什么好梦,脸上浮现起了笑容,但他还是抿起嘴巴将自己的手指咬的更紧了一点,无意识地做出了吮吸的动作。这种孩子气的举动显然打动了亚瑟,他弯起碧绿的双眸注视了很久。随后抱着与平时有些不一样的特殊心理在阿尔弗雷德的额头上轻轻落下一吻。

  “晚安,我的天使。”